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

正文 第九百八十二章:这是我老婆!

    “咔~”

    随着骨头的碎裂声,洛女那张精巧秀美的脸庞,迅速扭曲、变形。

    眼睛、鼻子、嘴巴、脸蛋全然?#36153;?#25104;一团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一连三个巴掌,准确无误,毫无间断的抽在洛女的脸上。

    令洛女左边的眼球都快要从眼眶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张甜美的草莓脸,却被这一巴掌硬生生抽成了鞋拔子脸。

    ?#23047;?#25972;齐洁白的牙齿,沾带这混合着口水和鲜血,从口中蹦出去。

    洛女的脑袋180°的旋转了两圈后,身体像是飞出去的陀螺,横撞进一旁树丛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阵地动山摇,娇滴滴的身子也不知道撞断了多少古树,犁碎了多少石头后,才终于撞在一块较大的巨石上。

    身体托带着鲜红的血痕,?#37038;?#22836;上花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呃~~~”

    王麻子的嘴巴张大的和蛤蟆一样,眼睛盯着面前的深坑。

    鼻子尖上缀着几颗亮晶晶的汗珠,惊愕地眨了眨眼睛,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僵住了,纹丝不动,就像电影中的“定格”如同木头一样,定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洛女。

    十大之一。

    哪怕自然系并不算强,可也是动动手指能捏死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被?#35828;?#38464;螺抽,别说见过,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咕咚~”一口吐沫咽下去,却不足以缓解王麻子口干舌燥的喉咙,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头顶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方才什么都没看清楚,就看到一缕飘动的红绸。

    此时才想起来,想要目睹红绸的主人,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不过等他傻乎乎的抬起?#20998;?#21518;,头顶除了白云朵朵,却是连个影子都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难道是神仙??”

    愣然中,王麻子下意识看向自己身旁的赵客。

    低头一瞧,王麻子眼睛都直了,像是受惊的刺猬一样,连头发都绷直起来。

    只觉得牙关止不住的打颤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一抹大红色的红纱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在自己的身旁。

    红绸的盖头,遮盖着上半边的脸颊。

    软润自然的下巴,没有一丁点的赘肉,浑然天成的美?#23567;?br />
    配上那一对丰满有型的红唇。

    充满了东方女?#35828;?#32654;感,而不是人工合成出来的锥子脸。

    即便看不到正脸,王麻子脑袋中也能想象到,这绝对是一位大美人。

    一身大红色的长袍,展落在周围,但在王麻子的眼?#23567;?br />
    眼前红艳艳的绸袍,更像是一朵绽放在幽冥黄泉的彼岸花。

    美丽的同时,也代表着死亡和不详。

    而赵客,居然心?#24598;?#24471;的躺在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王麻子的脑袋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女?#35828;?#25163;秀窄修长,?#20174;?#20016;润白暂,柔?#25237;?#24102;珠?#34758;?br />
    只不过鲜红似火的指甲,放在了赵客光?#21644;?#30340;脑门上时。

    王麻子?#31168;?#20013;仿佛看到这只手轻松撕开赵客的脑瓜壳。

    好在王麻子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当手掌抚摸过赵客光?#21644;?#30340;脑瓜后,本是剃光的脑袋,却在瞬间生出乌黑茂密的头发来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再把自己剃光,我不?#19981;丁!?br />
    王麻子站在一旁,一动都不敢动,听女?#35828;?#22768;音很是空幽,只是口吻中对赵客的关心和疼爱,是好不做隐瞒。

    当然,王麻子还听出来里面强烈的?#21152;?#27442;。

    赵客只管咧嘴傻笑,笑的那个灿烂,那个得意。

    王麻子还是第一次见赵客这样的舒坦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王麻子的目光,赵客睁开眼睛看向王麻子。

    脸颊上红光满面,向王麻子介绍道:“我老婆!”

    赵客趾高气扬的神态,哪里是再介绍,简?#26412;?#26159;在炫耀。

    王麻子小心看了一眼姬无岁,见这位主并没有反对赵客的意思,不由联想到之前,卢浩曾经说起来过,赵?#38464;?#20010;老婆来着。

    只不过说的含糊其辞,自己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?#19968;?#23621;然真的有老婆?

    不对,老婆不老婆那是?#25105;?#30340;,这位主,连洛女都打,那里是什么善碴,简直?#32512;?#30340;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王麻子直吸凉气,总算是明白,赵客这么大的?#36820;?#26159;怎么来的,若是换做自己有这么厉害的老婆,自己怕是连撒尿都恨不得翘起一条腿来。

    姬无岁帮赵客重生了头发后,手掌轻抚在赵客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一时,赵客感觉全身酥酥麻麻,本是覆盖全身的菌毒,迅速消退下去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菌毒在迅速消退。

    甚至连本来已经被这些菌毒吸走的骨髓、血液、能量也随着那些迅速收缩回去的根茎,反哺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时间之力!”

    王麻子眼睛不瞎,?#20540;们?#26970;,驱除和逆向生长两者只见的差别。

    再者进入神秘之地的时候,赵客说过,他找到了擅长时间和空间能力的高手。

    擅长空间?#30340;?#21147;的高手,自然不用说,除了身为十大之一的阴阳老人,谁敢说自己在空间能力上更强?

    那么时间……

    王麻子目光盯着赵客一时又看看面前这位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直到,十大之中的时间,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怕是都要以为,眼前这位,就是传闻中居住在永恒泉的时间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才会令王麻子想不出,世间上怎么还会有如此彪悍?#30475;?#30340;女人。

    顿时神情?#19995;?#21040;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自己很了解赵客,哪怕相处时间并不算长。

    但凭借两人过命的交情,赵客的优点和缺点他看的很清楚,有多大的能力,他更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直到此时?#19997;蹋?#29579;麻子才突然感觉,眼前的赵客,身上依旧始终还保持着那层令人看不透的神秘。

    菌毒在时间逆转下,转瞬间便重新归回一粒为不起眼的种子?#21050;?#34987;姬无岁鲜红的指甲在赵客脸颊上一弹。

    便是将菌毒彻底灰飞烟灭掉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赵客也不说话,静静躺在姬无岁的身上,什么多情的话都不用说,只管傻笑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不时对这姬无岁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意?#25380;?#20315;在提醒姬无岁,别忘他们夫妻间,那个小小的?#33041;肌?br />
    姬无岁也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赵客的想法,冰冷的脸?#20185;?#20986;淡淡的红晕。

    冷啐上一口,将目光看向一?#38405;瞧以?#31967;的树林。

    一时,那双犹如宝石一般的眼睛,变得阴鸷下去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咔~”

    一阵渗?#35828;?#39592;头扭动声。

    步履蹒跚的步伐下,一双碧幽色的眼睛,从深林中探出。

    是洛女。

    本是高贵犹如精灵一般楚楚可?#35828;?#32654;人儿。

    此时却像是从九天上坠落到泥尘中的仙子,狼狈不堪,身上的衣服都被撕裂的到处都是裂口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位天使般的可人儿,怕是坠落的时候,是脸先着?#35828;亍?br />
    好好的草莓脸。

    愣是在变形后,变得?#20063;?#24525;睹。

    又惊又怒的眼神,将怨念的目光扫过赵客和姬无岁后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她已经顾不得这个一身红衣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她也顾不得王狗子这小子的狗命。

    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尽快离开这里,?#23047;?#36234;好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让她感到惊恐,而一旁面无表情的阴阳老人,更是令她为之?#20667;?br />
    只是这个念头还未升起。

    洛女忽然发现,周围的时间流速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?#25380;嘔海?#24182;?#20197;?#26469;越慢。

    这导致她的每一个动作,甚至是连眼睫毛的颤动,都像是在慢镜头下被?#24597;?#20102;一百倍一样的缓慢。

    “时间之力!不可能,你不是时间,你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时间系邮差虽然稀少,但并不代表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不过洛女身为十大之一,自身的力量,足以免疫大量的时间之力。

    哪怕?#19997;?#22905;遭到了重创,也不是一张时间系邮票,就能够困住她的。

    但眼下自己不仅仅被困住,更是寸步难?#23567;?br />
    在洛女的印象中,只?#22411;?#20026;十大的时间?#24222;?#36825;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洛女心中咆哮,只是回答的她的,只有姬无岁冰冷坚硬的指?#20303;?br />
    在洛女惊骇的眼神?#23567;?br />
    一股凉意顺着她的脊梁骨往上?#39304;?br />
    随着面前时间的不断的减速。

    再她的视线中,姬无岁的身影早就已经模糊了起来,能够看到的。

    便是那只不沾染俗尘的手指,正沿着自己的胳膊轻轻的往上游走。

    鲜红的指甲,媲美世间最锋利的刀?#23567;?br />
    切牛乳般的顺滑自然。

    在洛女润光如脂的肌肤上,划开一?#32769;?#20142;的红线。

    洛女心中尖叫着,挣扎着。

    奈何她的伤太重了。

    干扰空间这一项上,规则的?#22836;?#31616;直让她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眼下又被,?#30475;?#30340;时间之力镇压,连建木木心都无法帮助她挣脱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那只玩?#21862;还?#30340;手指,沿着自己的肌肤游走,最终在自己的脊梁骨上轻轻划落后。

    红绸下,姬无岁空?#21738;?#28982;的双瞳,骤然爆发出一抹精芒。

    镇压洛女的时间之力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伸手一?#19969;?br />
    ?#20843;粇~啊~~”

    赵客和王麻子两人,从头到尾完全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赵客觉得身后一?#30504;?#26580;软的大腿已经变成了冰冷的石头。

    还未等明白发生了什么,就被这声凄厉的惨叫声,给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鲜血溅洒在草?#31181;小?br />
    一道血肉模糊的身?#25353;邮?#26519;中冲出,带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迅速远遁离开。

    姬无岁并没有阻?#29275;?#21482;是手上却是攥着一张女人皮。
Back to Top
河北快三统计图
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
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