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

正文 第九百八十七章 四面楚歌

    远南西海岸的夜色很美,即使黑森林中充斥着混沌邪魔,习惯了城市生活的玩家们依然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?#23567;?br />
    也许除了恒河玩家,他们在现实中也有不少人面朝黄土背朝天,结果进了游戏之后日子过的还不如之前呢!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他们还被陆战队员逼上了前线,这一点倒是让不少人想起了战争?#36924;?#37027;段日子。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!不少跟着三个辛格混的恒河玩家,在面对混沌邪魔的时候,居然因为背后的枪口而找到了一丝久违?#38476;?#20840;感,战斗力更胜以往。

    那帮该死的新华夏人就在这里,这条防线一定会坚不可摧吧?

    李彦龙也是这么想的,他觉得以混沌现有的攻击强度,他能再坚持四十八小时,一直到那些士兵因为精力和体力问题,连火枪都举不起来为止。

    一直到那些绷紧了精神,不断四处观察,想找个机会逃走的懦夫被督战队杀光了为止。

    李彦龙指挥着城卫军士兵用简易投石机将点燃的火把投掷到了远处,一团团的火焰为守军们提供了视野,以?#20048;?#37027;些混沌邪魔不会在夜里越过那道死亡线。

    以他的经验来看,如果战争进入了近距离混战,那么人类已经输定了,这里的士兵根本不足以支撑烈度那么高的场面,他们会发疯,会尖叫着转身逃走。

    混沌邪魔会混杂在他们中间,一起冲击陆战队员的防线,然后趁他们装子弹的功夫把他们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?#25353;?#36215;精神来!你们这群蛀虫,我们的敌人是什么你们都清楚,如果不想像那些战死者一样,就给我瞪大?#25628;?#30555;!”李彦龙用自己的长剑用力敲了敲盾牌,发出砰砰砰的声音,让好几个因为疲惫而睡着的士兵都被惊醒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这群士兵已经精疲力尽了,他们能一直战斗到现在,主要得归功于混沌邪魔们不怎么接受俘虏,不然阵地上一个人都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原本今天下午会有三百名陆战队员从望乡城走海?#36820;?#36798;歌德瑞姆城,但是那支部队刚抵达安东尼大港的时候就被截下平叛了。

    安东尼大港的城墙上长出了一些触手和眼睛,似乎对活人很?#34892;?#36259;,不少曾经因为腐化而被截肢的平民都受到了影响,出现了?#29616;?#37325;生的反应。

    据马克思说,除了一小部分变异太?#29616;?#30340;人之外,大部分二次腐化者依旧拥有拯救的希望,杨越凡已经亲自赶往安东尼大港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这简直是一场数据盛宴,一个拥有着坚定信念的人类,到底能在安东尼大港那种环境下坚持多久?那些一而再再而三被人从腐化边缘拯救回来的人类,到底会变得更容易成为混沌的温床,还是正好相反,会产生?#25345;?#31243;度上的‘抗体’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种‘抗体’如果真的存在,是否可以复?#30130;?#26159;需要重复安东尼大港的步骤,还是可以采取牺牲程度更小的方?#21073;?br />
    也许有一天,混沌侵蚀的问题,就像天花一样可以依靠牛痘的方式来预?#39304;?br />
    刺客范蠡自然也知道了这个坏消息,他不能像李彦龙一样把心思全放在战斗上,歌德瑞姆城的居民也不是傻子,如果不是知晓一些内幕的贵族们在尽全力帮忙维稳,处于恐惧中的平民们早就冲出城门?#19968;?#36335;去了。

    “城内的卫兵已经二十四小时?#25381;行?#24687;过了,他们已经到极限了,也许我们应该采取轮班制度。”歌德瑞姆城的领主伊丽莎白小姐皱着秀气的眉毛:“罗纳德子爵的府邸已经被愤怒的民众烧成了白地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克服一下,如果有人觉得工作太累,我可以做主,让他去城外的防线,换一个更疲惫的士兵进来执勤。”刺客范蠡冷冷的说道:“外面的士兵肯定愿意为了这个名额再坚持四十八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远南已经彻底疯了。”狐狸小姐的眼神迷茫,她不知道自己的家乡这是怎么了,?#36335;?#19968;夜之间就成了战争的温床,各种曾经无法想象的敌人从四面八方而来。

    如果是你会怎么做父亲?伊丽莎白轻轻的闭上?#25628;?#30555;,她?#34892;?#24576;念自己还是个公主的日子了,随即她就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,如果你知道城里发生的事的话,恐怕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大哥,随后就是我。

    “轰!轰!呯!呯呯!!?#34987;?#21402;的火炮声以及相对清脆的火枪声在黑夜中格外显眼,不仅把伊丽莎白的思维拉了回来,还吵醒了半个城市的居民。

    他们在私下里互相询问城外的战事,没人知道他们在同什么敌人作战,没人知道战争的进展状况。

    每天?#21152;?#20154;试图登上东面的城?#21073;?#21435;瞭望一下战场,他们中有的是心怀不轨的野心家,有的是有亲人在城外作战,还有的则是单纯的因为好奇心。

    但是无一例外,所有尝试者都?#36824;?#25276;了起来,无论他们成功与否,刺客范蠡要亲眼确定他们的?#21050;?#35201;么秘密处决,要么就当做优?#26102;床?#20805;到城外的防线上。

    警察出身的范蠡,在治安管理方面非常得心应手,毕竟新华夏的警官当初也都是经过预备役训练的民兵,再加上有关部门在背后的‘恶意推动’,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都是按照现有秩序一夜之间全毁,如何快速以自身为核心建立?#34892;?#30340;战时管理体系这种操蛋的方式训练的。

    “伊丽莎白领主,城内出现了有组织的暴民,卫兵们需要更多的支援。”一个穿着卫兵队长制服的人突然推门走了进来:“您必须站出来......”

    刺客范蠡不?#20154;?#25226;?#20843;?#23436;,一把短小精悍的?#25351;?#23601;劈在了卫兵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伊丽莎白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做出了战斗准备:“你疯了么!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刺客范蠡此时已经踩着对方的尸体,把斧子拔出来了:“冷静!不是我们的人,我下过死命令,任何人进门之前,使用三长两短的方式敲门。”

    在刺客范蠡的脚下,那具‘尸体’再次睁开?#25628;?#30555;。
Back to Top
河北快三统计图
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
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