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

正文 第1260章 选一座自己的坟头吧!

    国防军才一看到,就看到这样令人胆战心惊的画面:

    夜王傲立苍穹,高高在上,俯视着脚下不断咳血如死狗一般的魏国师,血染大地。

    “天啊!他以剑术,击败了魏国师!”众人无比震惊,一些人其实了解魏国师的过去,在五百年前他与中原战神一样,是当时无可匹敌的人物,未尝一败。

    剑术可谓是通天,可如今却被人以剑术击败,整个大地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呆滞了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魏国师,真的败了!

    而且是惨败!

    看到魏国师的样子,显然是无力再战了!

    “这个夜王,真的是传奇?#25112;?#32773;!”

    “夜家号称中州帝国第一家族,被破了!”

    “黑风寨称为帝国最恶贼窝,?#24187;?#20102;!”

    “暗影法尊号称帝国第一刺客,结果被杀了!”

    “魏国师号称帝国第一剑客,如今也败了!”

    这一幕何等的触目惊心,让在场的人们全?#30475;?#28382;,昔日无敌的存在被击败,从天空中陨落,震撼的每个人都石化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那些国防军顿时汗毛倒竖,没有人?#20154;?#20204;更加清楚魏国师的能量,这五百年来魏国师横扫**八荒,一?#35753;?#26377;敌手,因此才选择退隐,成为帝国国师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已经竖起了一座不败的丰碑,世人只配观瞻与敬仰,远处他国各国国主都不敢得罪,如今却被人击败,这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“夜风,你要杀我?那你尽管杀杀看!”

    魏国师脸上出现愤恨之色,猛然撕开身上衣襟,露出身上的诡异刺青。

    这些刺青是某?#32622;?#25991;,存在于遥远的亘古年间,来历非常神秘,拥?#24515;?#31181;难以想象的神能。

    “夜风,听好了,这东西叫反噬咒印,你伤我一刀必将反噬八成,如今它全面启动,你若杀我,你自己也得受重创!”魏国师狞笑出声,如激发反噬咒印,将会抽取他过半的生命力,但如今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要是敢杀他,夜风也得死,他就不信这个杂碎敢杀他!

    “?#38738;輳 ?br />
    一脚,踩下!

    魏国师的一条腿,径自爆裂!

    “你!”魏国师亡魂皆冒,难以置信的看着夜风,震惊到甚至忘记了疼痛。

    他想不通,这个?#19968;?#20026;什么还?#39029;?#25163;,他真的不怕死?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夜风的腿也爆现一片血迹,但他却像是浑然不觉一般,再度朝着魏国师另外一条腿踩下。

    “?#38738;輳 ?br />
    “啊!!!夜风,你疯了吗?你也会死的!”魏国师大叫出声,又惊又怒,这个杂碎他到?#33258;?#24819;什么。

    猛然,他有种不祥的预感!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该不会...

    仿佛为了印证他的猜测,夜风再度一脚踏上了他的胸膛!

    “疯子!变态!该死的变态!!!”

    魏国师彻底吓懵了,这个?#19968;?#20182;竟然真的打算同归于尽!

    夜风一脚移到魏国师的胸口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魏国师倒吸冷气,两眼惊恐,魔鬼!这?#19968;?#26159;个魔鬼!

    依旧不知多少年了,他没有体会到这种恐惧的滋味。

    ?#38738;輳?br />
    一声清脆,魏国师的胸骨直?#24433;?#38519;下去,粉碎性骨折,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,连带着吐出一些碎肉。

    夜风这一脚,几乎要了他的命!

    众人清晰的看到,魏国师的胸口一片血红,凹陷下去一块,隐约可见外刺的骨头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夜风也不禁浑身一震,胸口也随之凹陷一块,很快鲜血就打湿了他的衣服,让他嘴角渗出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然而!

    夜风却一声不吭,甚至都眉头都没皱一下,就像刚才胸骨碎裂的人,不是他!

    以命?#24187;?#36825;个?#19968;?#20007;心病狂!!!

    在场的居民们都已经看得目瞪口呆,这种人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,残暴冷血到了一种令人胆寒的极致!

    呲呲...

    就在此时,魏国师身上的通讯器自动打开了,里头传来一个影响,和一道威严的声音:

    “那两个杂种,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死?不过,他马上要死了!”夜风拿起通讯器,盯着里头的白正擎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!”白正擎当场懵了,没有想到魏国师亲自带队,竟然都无法杀死这个?#19968;鎩?br />
    “享受你在王座上最后的日子吧,用不了多久,帝国的王族就?#27809;?#20154;坐了,因为帝国的国主,马上就要驾崩了!”

    白正擎该死!

    而他也一定会死!

    “?#25512;?#20320;??#39029;?#35748;你的确?#34892;?#23454;力,也有足以骄傲的底气,但帝国的?#33258;?#19981;是你可以想象的,杀我?呵呵,我等着!”白正擎冷笑不已,如同在听一个笑?#21834;?br />
    帝国矗立了将近十万年,不止一人试图挑衅帝国威严,结果他们都死了!

    “你确实应该等着。”夜风一脚踩在魏国师的咽喉,缓缓使劲,?#38738;貲青?#30340;骨裂之声不断传来,他的身上也平添道道?#25749;郟?#40092;血泊泊。

    可纵然如此,他依旧浑身是血的看着白正擎,眼中杀意浓重:“到时候我向你保证,你会下场会?#20154;?#20932;惨百倍!”

    那一头,看到咽喉处不断冒血,却依旧不为所动的夜风,只觉得一股寒意直涌天灵盖。

    疯子!

    这?#19968;?#24443;底疯了!

    等夜风松开脚的时候,魏国师已经彻底断气了,眼睛瞪裂,满眼血红,表情狰狞,一副不甘不忿的模样,?#21862;?#30609;目。

    众人无不是哗然,昔日高高在上的存在,如今竟然像条狗一样被人?#20154;潰?#20309;等的耻辱?

    “我要走,谁敢拦我?”

    夜风怒视四周,那凌厉的目光所及之处,所有国防军尽数低下头颅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这样的魔鬼,谁人胆敢侵犯?

    夜风轻蔑一笑,转身离去,身影骤然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三日之后,夜风带领白雪回到了?#19968;?#38215;。

    但却没有带魔龙伏生和杀戮魔主,而是将他们派出去保护钟离儿和钟婉,夜风担心白正擎会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而至于唐明礼等人,则因为影响力过于巨大,又是帝国子民,想来白正擎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白雪站在目前的坟前,她母亲的坟墓被刨开之后,她自己又亲自替她入殓,如?#31353;?#22312;?#19968;?#38215;最大的墓园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此时,看着眼前的坟墓,她的嘴角有?#25490;?#27987;的鄙夷:“我见到了你的男人,不得不说,你的眼睛真是瞎了。”

    夜风早?#25237;?#24471;远远的,没打算听她们母女俩对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?#19968;?#20146;手宰了那个男人,你?#30340;?#26368;大的愿望就是和他白头偕老,白头偕老是不可能了,但你们可以同葬一墓。”白雪呵呵笑?#39304;?br />
    在墓园之中,大概能够笑出来的人,就只有她了吧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群人便迎了上来,一个身穿西装的胖子看了白雪一眼,顿时皱着眉头道:“这是你家的墓?你家大人呢?”

    白雪看了他一眼,语气生硬的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让你家大人过来,你这个坟墓要迁了。”徐治国是这个墓园的主任,大小事务都由他一手打理,他说迁谁的坟就迁谁的坟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站着一个?#32531;潰?#20043;?#25353;?#30528;一位大师来这坟头看过,说白雪母亲的坟墓是个风水宝地,所?#38405;?#20010;?#32531;?#23601;出两百万的高价买下这坟头。

    这坟头本身才二十几万,也就是说只要卖出去,徐治国就能稳赚一百多万,之前联系了白雪几次都联系不上,他正打算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刨人坟墓了,没想到白雪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迁坟?为什么要迁?”白雪声音一下子就冷了下来,她母亲才下葬不到一年的功夫,马上又要迁坟?

    再把坟头刨出来一次?

    再让自己?#30422;自?#19968;次罪?

    “让你迁就迁,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徐治国顿?#26412;?#19981;?#22836;?#20102;,看到地方是小女娃,他都甚至懒得?#36864;?#24223;话:“赶紧让你家大人过来迁坟,三天内就迁走,过时不候!放心,钱也会退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的臭钱,更加不会迁坟,我们真金白银买的坟头,期限是十年,你凭什么让我们迁?”白雪沉声道,火气直接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讨厌她母亲那软弱的性格,但那不意味着白雪就恨她,就算恨,?#19988;?#21482;是恨她离世的太早。

    她母亲生前就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,死后还要遭罪?

    她不让!死也不让!

    “呵呵,那可由不得你!”徐治国阴恻恻的笑了起来,竖起三根手指:“三天,三天之内要是你不找人迁坟,我就找人刨你祖坟,到时候你可就别怪不好看了!”

    想挡他的财路,门都没有!

    那一百来万他是?#36828;?#20102;,谁来都没用,这个墓园他说了算,谁让老板是他姐夫呢?

    “不用三天了,就今天吧!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阴冷的声音?#24433;?#38634;身后传出,夜风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治国看了一眼夜风的衣着,顿时面露鄙夷一笑,原来是个穷光蛋,那就没什么?#38376;?#30340;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她家大人是吧?你倒是识时务,记住了,三天之内必须迁走,不然别怪我?#38405;?#19981;?#25512; ?#24464;治国恶狠狠的威胁?#39304;?br />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用三天,就今天吧!”夜风看了一眼四周:?#20985;热荒?#37027;么?#19981;?#21035;人的坟头,那今天...你就在这里选一座自己的坟头吧!”
Back to Top
河北快三统计图
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
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thead id="vltbl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var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tbl"></cite>
<cite id="vltbl"><video id="vltbl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vltbl"><span id="vltbl"><menuitem id="vltb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vltbl"></ins>